<address id="r3pfj"></address>
      <sub id="r3pfj"><dfn id="r3pfj"><ins id="r3pfj"></ins></dfn></sub>

      <address id="r3pfj"></address>

      <sub id="r3pfj"><listing id="r3pfj"></listing></sub>
      <sub id="r3pfj"><dfn id="r3pfj"></dfn></sub>

      <form id="r3pfj"><listing id="r3pfj"></listing></form>

          格雷厄姆·默多克:智能機器時代的生活

          本文章(新聞)來自:SJC 發布時間:2020-06-04 08:23:10

          5月27日下午,英國拉夫堡大學文化與經濟學教授格雷厄姆·默多克(Graham Murdock,以下簡稱默多克)受武漢大學媒體發展研究中心的邀請,舉辦了題為“智能機器時代的生活”(Life in the Age of Smart Machines)的網上學術講座(中國傳播創新論壇2020·云端對話)。默多克教授圍繞是誰在控制這些新技術?新技術對誰有利?其如何影響未來的工作?這三個問題分享了他的思考與發現。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助理教授章戈浩作為為本次講座的主要對話人同默多克教授進行了交流。本次活動由武漢大學媒體發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張春雨老師主持。

          默多克教授認為,現今普遍存在兩種看待技術的基本方式。一種是在公共話語中流行的,為高科技公司所推崇的理念——技術是推動變革并改善生活的動力。另一種則是從盛行的社會關系結構及權力關系出發,探討誰有權力決定采取什么理念,以及如何使用技術。此次講座圍繞第二種思路進行探討。

          誰在控制新技術?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中寫道:“大自然不會造機器,造機車,造鐵路,造電報……它們是物化的知識力量。”“大工業已經到了一個階段,科學被用來服務于資本,發明繼而變成了一種商業。”科學成為了商業的延伸,對商業有用的發明會被采用。默多克教授列舉了2019年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公司的排名表,微軟、蘋果和亞馬遜等互聯網數字公司名列前茅。默多克教授認為,由于新自由主義制度和監管的取消,這些公司幾乎可以在毫無監管的情況下擴張,正是他們的意向將決定了新技術投入生產的應用領域。疫情的流行使這些公司更加強大,更多的人在居家隔離期間為它們的服務所吸引。

          新技術對誰有利呢?新技術的收益是被開發技術的大公司壟斷,還是為公共資源提供資助,這是一個分配問題?;艚鹪岢觯?ldquo;如果機器所產生的財富被公平分配,每一個人都可以過上一種奢侈的閑暇生活。然而,如果機器的主人不愿意這樣做,大多數人將變得窮困潦倒。從目前的趨勢來看,后者的可能性要大一些,科技的發展在擴大貧富差異的鴻溝。”默多克教授對此表示同意,并認為大型科技公司的稅率在不斷下降,科技公司壟斷了新技術產生的收益。

          當機器取代了勞動力,由此導致了兩個基本問題。首先是人們的基本物質保障可能難以滿足,默多克教授認為這或許可以通過提供全民基本收入來盡可能地保證個人的體面生活。更重要的是心理問題,對許多人來說,工作是個體社會尊嚴的重要來源,由此,失業帶來的影響難以估量。馬克思對這一問題的看法頗具樂觀色彩,他認為:“社會每一個成員都有大量的可支配時間,為個人全部生產力的發展提供了空間……所有人的可支配時間都會增長。因為真正的財富是所有個體發展起來的生產力。”基于此,默多克教授提出,未來在智能機器時代生活的一大挑戰是如何組織社會,如何才能既為人們提供必要的經濟基礎,同時使其感到自身的尊嚴和社會價值。在過去幾個月,不少國家和地區都出現了個體自發行動、團結互助的事例。這也啟發我們,也許將來可以有機會建立這樣一個社會,在那里人們通過對社會的貢獻來獲得自我意識和價值感,而非通過工作。

          隨后,默多克教授與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助理教授章戈浩就“新物質主義”“人工智能應用”等話題進行了更深入的討論?,F場觀眾積極提問,與默多克教授進行了熱烈交流。

          快乐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