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3pfj"></address>
      <sub id="r3pfj"><dfn id="r3pfj"><ins id="r3pfj"></ins></dfn></sub>

      <address id="r3pfj"></address>

      <sub id="r3pfj"><listing id="r3pfj"></listing></sub>
      <sub id="r3pfj"><dfn id="r3pfj"></dfn></sub>

      <form id="r3pfj"><listing id="r3pfj"></listing></form>

          戰疫記者談話錄 | 田巧萍:專業的力量:疫情報道中的科學與常識

          本文章(新聞)來自:SJC 發布時間:2020-09-23 16:54:51

          2020年9月19日下午,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長江日報報業集團高級記者田巧萍應武漢大學媒體發展研究中心邀請,與武漢大學師生分享了她在新聞從業、尤其是疫情報道中的經驗與感悟。

          田巧萍,1963年10月出生于武漢,畢業于華中師范大學,1992年進入武漢晚報工作,在新聞戰線躬耕近30年,曾兩次獲得中國新聞獎。曾獲得武漢市五一勞動獎章、省市三八紅旗手等榮譽,享受武漢市政府專項津貼。她在疫情期間深入一線,發現重大典型——“疫情上報第一人”張繼先和重大事件,采寫的《最早上報疫情的她,怎樣這種發現不一樣的肺炎》引發全國關注,被寫入《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

          9月8日,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田巧萍是受表彰的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之一。

          ?

          圖1:田巧萍老師在講座現場

          說明:原講座標題為《專業的力量:疫情報道中的科學與知識》,后演講人調整為“常識”

          “我下個月就滿57歲了,到了該退休的年齡,投身疫情報道,使我達到人生的巔峰,實現新聞的最高理想?!被赝錆h疫情暴發和戰疫的種種,田巧萍說,“在危急關頭,只想著能夠立足本職為武漢出點力?!?/p>

          在疫情暴發初期的“至暗時刻”,不善駕駛的她,開著車在已封城的武漢跑了近3000公里,奔走于武漢各醫院、社區、方艙、隔離點……面對著來勢洶洶的疫情、各種謠言和采訪的限制,她總是追問:真實情況到底是什么?如何以科學的報道和對抗疫中人性光輝的展示消除恐慌,給人以知識、勇氣和信心?她以自己的疫情報道為例,向在座的師生分享了她的經驗和感悟。

          作品一:《最早上報疫情的她,怎樣發現這種不一樣的肺炎》

          ?
          圖2:《長江日報》2020年2月2日第3版報道?

          ?
          圖3:《最早上報疫情的她,怎樣發現這種不一樣的肺炎》,圖片來源:長江日報-長江網http://www.cjrbapp.cjn.cn/p/156527.html

          該報道最先發掘了“疫情上報第一人”張繼先醫生,繼而引發全國關注。說起該報道起因,田巧萍講到,這首先源于當時對疫情“吹哨人”的疑惑:從作用上來看,通過傳染病監測系統上報,進而向政府和公眾預警,才算構成“吹哨”。于是,田巧萍決定探究,到底是誰第一個上報了疫情?在赴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采訪時,她偶然聽說醫院的張繼先主任因為及時上報情況,曾受到衛生系統的內部表揚,新聞嗅覺敏感的她決定去采訪張繼先。

          但采訪的過程并不順利,田巧萍一直在“等通知”。那段時間,張繼先總在緊張忙碌地救治病人,很難騰出時間,還有一次,張主任在病房崩潰大哭,情緒狀態無法面對記者。直到1月30日中午,田巧萍突然接到電話:“快來,張主任現在有一點時間,快來!”她馬上放下炒了一半的菜,騎上單車趕到醫院。在采訪中,張繼先講述了發現疫情的經過。

          張繼先是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與重癥醫學科主任。2019年12月26日,張繼先分別接診了4位病人,其中有一家三口,另一位是華南海鮮市場的商戶。4個人癥狀一樣,肺部CT片全部顯示出病毒性肺炎樣改變,常規病原學檢測全部是陰性,常規治療病毒性肺炎的手段全部無效。12月27日,張繼先把這4個人的情況向醫院作了匯報,醫院立即上報給江漢區疾控中心。江漢區疾控中心來了人,也為這些病人做了常規病原學的檢查,但沒有查出什么來,當時只好不了了之。

          12月28、29日兩天,門診又陸陸續續收治了3位同樣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病人,這一下就有7個一樣的病人了。張繼先心急如焚,立即又向醫院進行了報告,并建議醫院召開了多部門會診。最后會診專家們一致認為,這種情況確實不正常,要引起高度重視。醫院立即決定:直接向省、市衛健委的疾控處報告。12月29日是星期天,省、市衛健委疾控處接到報告后快速反應,指示武漢市疾控中心、江漢區疾控中心和金銀潭醫院的專家,來到醫院,開始流行病學調查。就這樣,張繼先上報成功,拉響了警報。她在接受參訪的時候曾說:“我們現在感覺自己做對了!”

          田巧萍在復盤整個采訪和報道過程時說,在采訪張繼先后,其實有很多新聞點可選擇,比如:醫護人員感染、病人死亡率高、醫療物資短缺等內容,不用說,這些選題在當時都會成為爆款。但作為土生土長的武漢人,對這片土地和人民有深厚感情的武漢人,她首先想到的是,如何用手中的筆“救救”武漢。當時武漢地區的輿論極為混亂,針對武漢的報道鋪天蓋地的都是負面消息,經驗和直覺告訴田巧萍,上報疫情這個內容和角度也許能改變當時的混亂狀況。

          但僅僅通過上面的采訪就能確定張繼先醫生是“最早上報”的第一人嗎?為此,田巧萍多方求證。她總結道,判斷是否為“第一人”,需要從法律層面、業務流程、權威部門認定和信源互證等多個角度確認。比如,我國的《傳染病防治法》規定,每個臨床醫生都有上報可疑傳染病的義務,張繼先率先履行了這一義務;上報后,醫療系統內部會展開流調、病人轉院、官方發文等系列工作,整個過程必須是科學基礎之上的完整的證據鏈。通過層層調查,田巧萍確認,是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最早上報疫情,并給政府及早監測疫情爭取了時間。

          這篇詳實、扎實的調查報道,將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和張繼先醫生所做出的歷史貢獻載入史冊。張繼先發現并上報疫情的日子,成為中國抗疫時間軸的起點,后被寫入《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

          作為一名醫療戰線的記者,田巧萍一再強調科學的重要性,尊重科學、尊重事實是她新聞報道的一貫準則。


          作品二:《“請相信我們,聽從我們的醫囑!我們一起來抗擊”》

          ?
          圖4:《長江日報》1月24日第6版報道

          ?
          圖5:《“請相信我們,聽從我們的醫囑!我們一起來抗擊”》,圖片來源:長江日報-長江網http://www.cjrbapp.cjn.cn/wuhan/p/152952.html

          在1月初,武漢疫情進入社區大暴發階段,各醫院發生嚴重的醫療資源擠兌。田巧萍經過向專業人士確認,一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可以對病人進行初步篩選,從而可以分流病人,減少醫療擠兌,二是社區醫生可以將輕癥的居家隔離病人管理起來。

          居家隔離是一種傳染病防控的有效手段,正確的居家隔離可以有效管理輕癥患者,減少大量病人涌向醫院,緩解醫療資源擠兌問題。如何破解這一難題呢?深入醫院采訪的過程中,田巧萍挖掘到了一個好醫生和他的好辦法。當時,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急診科主任孫國兵每天拿著小喇叭在醫院門診勸導輕癥病人,采取正確的居家隔離辦法,不要來擠醫院門診。在他和同事們還對居家隔離的病人進行電話隨訪和指導,這一辦法既減輕了醫院收治壓力,也避免在醫院交叉感染。

          田巧萍為自己的采訪發現激動不已,一直在一線的她太了解這一方法的重要價值。彼時的武漢,由于缺乏專業醫生為社區居民做必要的專業指導,以至于一些輕癥病人,包括無法入院的病人,要么只是待在家里,而沒有采取一人一屋、避免接觸等措施,導致了家庭內感染,要么無助地涌向醫院,導致了院內感染。田巧萍迅速寫出了這篇報道,為當時武漢市展開居家隔離的治療和管理奠定了一定的輿論基礎。該文發出后,點擊量達千萬。

          用社會學的方法做新聞,要不斷地用科學的精神去質疑

          新冠肺炎病毒是從哪里來的?什么時候突破動物到人的界限?作為醫療戰線的資深記者,田巧萍認為“仍然是謎!”謎團未解,田巧萍還在繼續調查。

          “其實,我還有一篇未發出的報道,關于華南海鮮市場的再調查”。田巧萍在分享中展示了她的第三篇作品,也是一篇尚未面向大眾公開的作品。武漢的流行病學調查一直盯著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那么市場里面究竟“藏著”什么呢?田巧萍對華南海鮮市場進行再調查。

          一個驚人的發現是,華南海鮮市場十個野生動物經營戶涉及的76人,無一人感染。田巧萍越深入,困惑越多,“比如,直接斷定病毒從市場里竹鼠、蛇身上來,這個是不是太草率?”她的采訪表明,市場售賣的其實是馴化的第二、三代野生動物,而非原生態的野生動物。這樣的細節和疑問還有不少。

          “回憶我自己受教育的過程,我覺得,我應該是用社會學的方法做新聞?!?田巧萍說自己做新聞,很多時候是豁出去的,她總在不斷追問,不斷搜集線索:“為什么呢?真相到底是什么?”她在跟師生們交流的時候反復強調,不能被證實的東西是絕對不能放在新聞報道中的,否則“實際上是在埋雷”,“我們有很多的原則必須堅守,要用科學的精神去質疑,我們要尊重證據,尊重科學?!?/p>

          ?
          圖6:田巧萍老師與武漢大學師生交流

          現場學生的提問聚焦傳統媒體與市場化媒體在疫情報道中的關系。田巧萍直率地回答,市場化媒體有值得我學習的地方,但他們確實有需要自我反思的地方,比如,如何在新聞報道中更好地實現對生命的敬畏。?

          田巧萍深情地說:“在疫情報道中,我首先是武漢人,然后是記者。我不能寫武漢人的凄慘,我告訴自己,要突破自己的極限去救武漢人、救武漢,我想要表達武漢人向前的力量?!笨茖W應該是每篇疫情報道的靈魂,田巧萍希望自己能從四個方面來追趕病毒的腳步,這包括病毒溯源、科學研究、病人救治和疫苗開發?!拔覀円撾x互相指責,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人類應該共同去抗擊”, “我想去尋找科學的力量的和人性的光輝,尋找并報道武漢抗疫中的精神力量?!?/p>

          ?
          圖7:講座結束后,聽眾們仍然熱情地田巧萍老師交流

          武漢大學媒體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單波教授、副主任肖珺教授和研究員吳世文副教授參加本次活動。肖珺分享了自己的學習感受。她說,這是一次非常珍貴的口述史,如果從中國新聞史的角度看,田巧萍老師對張繼先的報道具有重要價值。田老師是一位專業記者,一直深耕醫療和衛生領域,正是她的專業性,讓她在疫情初期的“至暗時刻”挖到了張繼先等系列人物。此外,她始終尊重科學、尊重事實,為此不斷抗爭,這股為了真相而不斷拼搏的精神讓人動容。講座結束后,現場聽眾久久不愿離開,田巧萍很真誠地跟他們分享自己對記者角色的理解,她說疫情尚未結束,記者仍然要堅守對科學和真相的傳播。

          (通訊員:李龍騰)
          ?

          快乐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