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3pfj"></address>
      <sub id="r3pfj"><dfn id="r3pfj"><ins id="r3pfj"></ins></dfn></sub>

      <address id="r3pfj"></address>

      <sub id="r3pfj"><listing id="r3pfj"></listing></sub>
      <sub id="r3pfj"><dfn id="r3pfj"></dfn></sub>

      <form id="r3pfj"><listing id="r3pfj"></listing></form>

          新聞傳播學者共論歷史大場景下的疫情傳播

          本文章(新聞)來自:SJC 發布時間:2020-04-13 12:04:01

          4月11日,“歷史大場景下的疫情傳播:問題與方法”云端對話在武漢大學召開。來自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傳媒大學、復旦大學、北京大學、暨南大學、武漢大學等國內高校的研究者們在虛擬會議室“共聚一堂”,學者們從新聞史、群體傳播、移動傳播、人類命運共同體、病毒傳播學、文化研究、政治溝通、健康傳播等多個角度進行了長達四個半小時的交流。據悉,這是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以來,我國新聞傳播學界舉辦的首次聚焦疫情傳播的研討活動,由武漢大學媒體發展研究中心和新聞與傳播學院主辦。

          單波教授在歡迎辭中闡釋了會議主題,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改變歷史,它使我們重新面對人與病毒的關系史,把我們帶入生命進化史的場景中,在人與病毒共同進化的歷史過程中理解“人與萬物共生”的意義;同時,病毒的媒介化是文明發展的產物,在文明發展史的場景中,病毒深深介入文明間的交流過程,制造了不平衡的權力關系;病毒與生命體相互作用的歷史告訴人們,與其把自己看作是離散的、本質上是人類的人,還不如把自己理解為通過與其他物種的相互作用而成為的人,因此,在人類交往史的場景中,人類應該把自己納入自然、生物、物的關系中考量,把自己還原為棲居于“病毒星球”的人,從而真正理解“萬物皆媒”所構成的社會交往關系。

          中國人民大學王潤澤教授分析了晚清的鼠疫與《申報》敘事,她從新聞史的角度深入解析《申報》對1911年上海鼠疫的報道,指出當時的疫情報道從事實報道、知識普及、制度構建、觀念更新等層面展開,發現大眾媒體的介入對當時社會的整體認知形成了重要影響,并與公共衛生近代化產生緊密關聯。王潤澤指出,從新聞傳播學角度切入醫療社會史研究,將有助于我們對中國公共衛生現代轉型的理解。

          中國傳媒大學隋巖教授討論了疫情中的媒介依賴與多元化主體傳播,他從群體傳播的學術視角指出,在疫情中,人們依賴于各種各樣的媒體來獲取信息、表達情緒與觀點,以互聯網為平臺的傳播在使傳播主體多元化、主體敘事多元化的同時,又使人陷入到“信息的海洋”與不確定的世界,反而使傳播主體面臨著無效傳播的困境。隋巖指出,如何面對深度媒介化社會的傳播主體多元化,是這個時代的重要命題。

          復旦大學孫瑋教授以“人作為媒介”的視角切入,討論了網絡社會背景下疫情傳播的“流動與區隔”,她從“定居”和“游牧”這兩種看待世界的方式出發,引申出疫情傳播過程中“流動”與“區隔”這兩個概念。她認為,在病毒傳播、物理隔離、觀念分享、輿論節奏、封城與解禁等社會現象與話題中,都體現著流動與區隔的沖突與并存,而重新思考流動、區隔的涵義與價值,也為我們傳播創造新型生存方式提供了契機。

          北京大學程曼麗教授討論了疫情中“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確立與傳播,她指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具有直面全球化困境的現實針對性,對破除意識形態偏見、求同存異和共同發展提供了科學方法論支撐,中國積極與國際分享信息、聯手抗疫都體現了這一理念。程曼麗指出,我們要防止落入“輿論陷阱”,中國的國際話語體系建設亟待由戰術層面上升到戰略層面,并實現話語和行動的密切配合。

          中國人民大學劉海龍教授分享了關于“病毒的傳播學”的最新思考。他認為,新冠病毒為人類文明投下了陰影,如例外狀態對民主、自由、保護隱私等價值觀的威脅,病毒隱喻引發對中國的“他者化”以及“新東方主義”等,而從病毒的角度看待傳播學具有重要學術價值,我們應該恢復傳播研究的物質性傳統。劉海龍從“新傳播研究”的視野提供了兩種觀察疫情傳播的視角,一是“以人為媒介”,二是“以病毒為媒介”,研究者可以通過視角的不斷切換拓展我們對“媒介”的理解。

          暨南大學劉濤教授從不確定時代的“新生活政治”中闡釋文化研究的風險轉向,他指出,文化研究中文化主義、結構主義、霸權主義、接合主義四種范式在疫情傳播中都面臨挑戰,我們離開風險邏輯就無法判斷當前的諸多新議題。風險文化與不確定性的生產成為文化研究的底層邏輯,而在不確定時代出現的“新生活政治”已越出了傳統的“政治邏輯”,重思公私邊界,重思生命、身體、共情意義上的協商可能,思考如何與不確定相處等問題將啟發文化研究的下一步發展。

          武漢大學強月新教授在分析了疫情中“@武漢發布”的辟謠文本后認為,政務微博傳播在政治溝通層面仍有欠缺,具體表現為辟謠時間存在不及時與偏差、要素核查上缺乏關鍵信息、方式上重在“批”而不在“辟”等,這在一定程度上虛弱了辟謠的傳播和影響力。強月新強調改進政務溝通至關重要,例如在辟謠主體上,除了官方權威加持和公信力背書外,可以引入專業人士進行辟謠和科普,從而提高政治溝通的專業性、時效性和有效性。

          武漢大學吳世文副教授關注到疫情中的偽健康信息問題,并且對糾正這些信息的可能路徑進行了討論。他認為,與疫情相伴的魚龍混雜的大量偽健康信息會對公眾健康產生危害,因而糾正性信息的供給與傳播就極為重要。吳世文指出,國家層面在通過法律手段、特別工作組、專家模式、技術平臺響應、事實核查、公眾參與等方式進行健康辟謠的同時,個體積極負責履行好糾正責任,也為健康辟謠提供了廣闊前景。

          武漢大學肖珺副教授總結指出,武漢剛剛經歷的“封城”被稱為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對一個千萬級別大城市采取的最嚴厲防疫措施,而現在,疫情已成為全人類面對的共同挑戰。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這場殘酷而艱難的持久戰中,媒介化社會中的傳播將成為人類構建社會行動、心理認知和價值觀的基礎層。從某種角度說,正在發生的人類災難也在推動“我與你”“我就是你”的主體間性公共空間的形成,或許,人類通過病毒的生命敘事和傳播,將建構一種新型的全球社會。

          “2020中國傳播創新論壇·云端對話” 第1場討論會吸引來自全國各大高校、科研機構和新聞媒體近300位聽眾參與活動。很多參會者認為,武漢在4月8日“解封”后舉辦這次云端對話為學者們提供了一種學術釋放的空間,可能成為中國新聞傳播學發展史中具有重要意義的事件,學者們從人文社會科學角度進行的反思和學理討論將為后續的研究和實踐提供極為重要的理論參照。(李龍騰、肖勁草)

           

          快乐彩票